Limes59

四月是一模的谎言

买来的阅读架被我穿了新衣服

(它表示非常不高兴

p2是它原装

【底特律】Detroit:Start Again

半夜激情爽文
发分之前治(致)愈(郁)作品
配合av26159789食用(视频是本体!!!大考之前激情剪辑

ps:那个视频的清晰度我努力过了…只能这样了…
或许iPad修好后能有1080版…

就这样

正文:
我无力过,牺牲过;清醒后又绝望过,残忍过
但最终我还是选择了欺骗,这是对悲惨的反抗者最后的慈悲

我执着过,相信过;背叛后迷茫过,痛苦过
但我相信我没有错,你终究还是在利用我的天真

我亲手制造了惨剧,尽管这并不是我的本意

我被驱赶出了你的领地,冷雨中再回首,只有冰冷的墓碑可以触碰

旋转的世界里,我跃上火车,旁观的你惊叹且担忧,而我的心里空无一物

红灯闪烁,我跨过遍地的尸体,引爆了整个世界

猎手被绝望的猎物反扑,停机之前除了任务,我能回想起的是你促狭的耸肩,很开心最后的几秒,是在你怀里

抱歉曾置你于不顾,抱歉殉道的他;抱歉拆散了那对苦命的恋人,抱歉让你的心经受了煎熬;我知道你会为我放走他们而开心,但我不能如此

你亲手射穿了我的头颅,钛流过半边的脸,坐在长凳上,你灌下整瓶的酒

重生归来,我终是忍不住重建;若我真的将任务搞砸,你是否会与我交心

我知道我被所有人疏远

我知道你对我抱有过高的期望

我开始想重新定位自己,也想重新审视这个世界

但我不会让人发现我的改变

因为你教会了我我如何在乎,我愿意为你付出

背叛的花终究会结出悲情的果,我在思维的宫殿拥抱着你,决定维持原状;就算形同陌路,也不愿你我生死两隔

扑向革命者,举起我的枪,同归于尽的前一秒,是我倒掉你的酒,但又重建出请你喝一杯的模样

我们在屋顶相会,你又一次对我举枪,我知道这次有两条路可选,但我并不愿与你为敌

我挣扎,我松手,我崩溃

我放弃,我逃避,我坠落

与你淡漠的双眼对视,我知道你心中挣扎,但我径直离去,走向一去不回的路

我知道被万众撕碎的滋味,知道在战场上杀死敌人首领后胜利的感觉,但最后我还是选择了被砍断脖颈,自愿放弃最后的任务

我知道你期待着这一天,就算没有我,你也不会有任何的情感波动;你可能会开心,那个冷酷的机器被有生命的“人”消灭;你永远不会知道,冷酷的机器这么做是为了你

我尽了我最大的努力,仿生人没有天堂,于是我成为了自己的上帝

最大的计算功率里,你依靠在我肩上,口水蹭在墙上

你质问我为何不让你独自一人,答案我早已给出,因为我需要你

我计算着未来,构划着本能拥有的美好和从未体验的幸福

雪后的蓝天,你拥抱了我

我无法从代码中感受你展现的情绪,是友情,亲情,还是夹杂了道不明的暧昧?

你的拥抱已经离我远去,蓝血渲染了洁白的雪

报有最后的幻想,我闭上了双眼

死而复生的RK800,是否还有一个接受记忆的我?

Hank,你是否会在庆祝之后,来为曾经的搭档收尸?

美术作业体现了手残的破坏能力

晕染的部分就随它去吧

反正留下了我对这个游戏和这对cp的爱

影子


        鲁维克欺身向前:“你是我的,想做什么,随我乐意。”塞巴斯蒂安的后背紧贴在电梯的铁杆上,暗淡的灯光下,他和带兜帽的男人的影子纠缠在铁杆之中,无法分辨。鲁维克又向前跨了一步,消失不见。

        鲁维克又向前跨了一步,塞巴斯蒂安疯狂的四处乱看。只要,只要有一条出路!他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也看到了鲁维克的。上帝啊!地面上,鲁维克的影子突然消失了。塞巴斯蒂安惊奇又绝望,为什么那个我面对的鲁维克那么善良!一只手掐住了他的脖子,“Seb,你不够专心。”鲁维克顺着塞巴斯蒂安的目光向下移,“哦,看来那个我太懦弱了。”懦弱……我觉得那个你倒可能更讨现在的我喜欢……这个想法在塞巴斯蒂安周围的光线渐渐溜走时浮现出来。鲁维克松开手,塞巴斯蒂安一下瘫倒在地。“是吗?那我可能还要再让现在的你憎恨我一下了。”

        塞巴斯蒂安大口喘着气,我的老天,他这回竟然没有放出那些遭天谴的怪物来折磨我。他的余光瞥到了地上不明黑影的移动,慌忙躲避,以为是什么新的怪物,上帝保佑别再是那个四条手臂黑发飘飘的贞子一样的怪物了!等他拿猎枪瞄准,却发现那不过是自己的影子。等等……我的影子好像有点大……哦卧槽!那个我被鲁维克掐住了脖子!天打雷劈!他不是走了吗?!!!有什么他妈的办法能让那个该死的鲁维克松开我的脖子狗屎他终于松手了!我操!!他在干什么!我操!!!!

        塞巴斯蒂安还没有喘匀气,嘴就被无情的堵住了。什……!!!!鲁维克烧焦的和没烧焦的脸充满了他的视野。他僵住了,对面的人似乎也没有比他好多少,他停在那里,就像两个人的嘴唇互相接触就叫做接吻一样。哦我操……我想世界上大概没有比这更尴尬的时刻了……虽然眼前这位自觉的比那个世界的自己更加的“勇敢”,可是恐怕在感情白痴这一点是相同的……这真是……鲁维克的嘴从他的嘴唇上离开,“我知道你在想什么,Seb。”鲁维克面无表情的脸上毫无尴尬的表情,好像刚才僵在那里不知如何进行下一步的人不是他一样。哦天,塞巴斯蒂安的脑子里忍不住浮现出他和麦拉那无数次的深吻。如果他真的看透了我的思想,他现在也应该知道如何接吻了!“如你所愿。”鲁维克咧开嘴。又是一次嘴唇的封锁,塞巴斯蒂安等着再一次尴尬的嘴唇对触仪式。可对面的人没有给他们两个这次机会,用舌头直接撬开塞巴斯蒂安的嘴唇与牙齿,勾起了他的舌尖,又像跳舞一样在他的口中打起了转,就像他曾对麦拉做过的那样。鲁维克的吻如此长久以至于塞巴斯蒂安开始怀疑他是否会因为过于长的亲吻窒息而死。那可真是一件尴尬浪漫的事情……在他快昏过去的时候,鲁维克还给了他的嘴自由。
       “你是我的……我从来只对那些能跟我对抗的人交往。希梅内斯是他蛊惑了我,我希望你是那个能让我眼前一亮的人。”空间上的扭曲与身体上重量的骤减提示他恐怖的白衣男子已经离去,塞巴斯蒂安抹抹嘴角:“我从来没想到我还能被这种人高看一眼……”电梯缓缓向下,通往最终真相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然后呢!然后呢爸爸!你的那个影子后来怎么样了?”
        “莉莉……你还小……有些故事的完整版得等你长大才能听……”
        “可我已经13岁了!你不能这样!”
        塞巴斯蒂安搂着自己的女儿,叹了口气:“我要是你,我就多看看自己的影子,你或许从她那里能听到更多……”话音未落,莉莉指着地上突然冒出来的不属于塞巴斯蒂安的暗块:“我想——或许这就是答案?”塞巴斯蒂安暗想:哦上帝,又来了!他捂住宝贝女儿的眼睛,“你还是去问你的影子吧!”在他的背后,两个影子热烈的拥吻在一起。

脑洞来自 @Rofix
感谢(❁´ω`❁)渣文笔,勿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二刷完敦刻尔克终于明白了它的真谛………………………………这tm就是一个丧夫的故事啊!